【欧锦赛买球】

邵昱琛:产品生命周期、知识资本与比较优势? Product Life-Cycle,Knowledge Capital and Comparative Advantage

时间:2021-03-09浏览:12

研究背景

       十九大报告指出,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除了传统的物质资本禀赋和人力资本禀赋,最近有文献提到知识资本禀赋,即一个国家开展新的研发活动的可用资源或能力。与传统的资本禀赋类似,知识资本的相对禀赋也会在各行业之间形成贸易的比较优势;但是与传统禀赋有所不同,知识资本研发创新的成果存在模仿风险,急需建立健全知识产权制度来抑制模仿并保护创新。另一方面,Bilir(2014)强调了行业产品生命周期特征在跨国公司的外包决策中的作用,发现各行业的产品生命周期长度不同,导致它们面临的被模仿风险也不同。本文在此基础上探讨了知识资本禀赋和行业产品生命周期如何共同塑造各国在国际贸易格局上的比较优势。

 

基本观点

       我们遵循Bilir(2014)的方法,使用给定行业中新专利与其引用的现有专利之间的平均时间差来衡量产品生命周期长度。产品生命周期可以解释为每个行业中技术或专利的生命周期或迭代周期。毫无疑问,不同行业创新活动产生的新技术或新专利的频率不同。随着时间的推移,技术或专利将逐渐成熟,最后变得过时,新开发的技术或专利将不再引用这些旧技术或专利。一些行业,如钢铁、造纸或水泥制造业,拥有较长的产品生命周期特征,在较长的时间中,技术变化并不大。在这些行业,新技术出现的频率较低,现有技术的使用和被引用时间跨度比较长。而在某些行业,如电子或医药产品,产品生命周期可能很短,新技术和专利的出现更为频繁。行业的产品生命周期异质性对会影响各国企业的研发投资决策,从而对双边贸易产生影响。

 

       根据2002 - 2006年间世界各国行业层面的双边贸易数据,我们试图探索产品生命周期长度如何影响贸易模式和比较优势。我们的一系列实证研究表明,知识资本禀赋较高的国家选择在产品生命周期较短的行业中更多的出口,这表明模仿风险显著的影响了研发资源的跨产业配置。当创新成果受到强有力的知识产权保护时,这种贸易模式将被逆转,拥有更多知识资本禀赋的国家在产品生命周期较长的行业具有比较优势,才会更多的出口这些行业的产品。

 

主要观点

       假设一个开放经济中只有两个国家,每个国家各有两个行业。两国所拥有的知识资本禀赋有所差异,两个行业的产品生命周期长短也不同。每个国家根据行业的产品生命周期特征把自己的知识资本禀赋分配到不同行业来进行创新活动。

       一方面,产品生命周期较长的行业,面临的模仿风险更高。这可能是出于两个原因:首先,如Bilir(2014)所述,产品的生命周期越长,模仿的回报率越高。成功的模仿者可以在技术过时之前获取足够多的利润。其次,较长的产品生命周期也意味着模仿者拥有更多的时间进行学习,技术也变得更加稳定和标准化,从而更容易被模仿。鉴于这一风险,技术较先进的国家,也即知识资源禀赋较高的国家,倾向于将更多的知识资本配置在较短产品生命周期的行业,以规避模仿风险。

       另一方面,在产品生命周期较长的行业,创新的成本也会更高。虽然我们没有非常可靠的经验证据来衡量不同行业的创新成本,但我们确实从统计数据得到了支持。我们发现,在产品生命周期较长的行业中,开发一项专利需要更多的研发支出。此外,较长产品生命周期行业中,每个专利平均引用的专利个数比较短产品生命周期行业的更多。前者表明长产品生命周期行业的每项专利所需要的资源更多,后者表明长产品生命周期行业对知识积累的要求更高。鉴于这些行业特征,在不考虑模仿风险的情况下,我们预计知识资本禀赋更高的国家将凭借其丰富的知识资本,在较长产品生命周期的行业中展现出贸易的比较优势。 

       综上所述,我们得出了一个关于两国专业化模式的假设。也就是说,如果被模仿的风险较高,知识资本禀赋高的国家会在较短产品生命周期的产业中更多的出口。只有当知识资本禀赋低的国家具有很强的知识产权保护时,模仿变得极其困难,我们才有可能看到知识资本禀赋高的国家在较长产品生命周期的产业中具有比较优势。

       我们的实证结果表明,除了传统的资本密集度和劳动强度,行业的产品生命周期对比较优势也具有显著影响。利用双边贸易数据,我们发现知识资本禀赋较为丰富的国家在产品生命周期较短的行业出口较多,这表明模仿风险起主导作用,促使国家向产品生命周期较短的行业进行专业化。知识资本禀赋与产品生命周期相互作用所产生的比较优势只有在强有力的知识产权彻底消灭模仿风险的情况下才会在实证中有所体现。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最终进入了一个标准的赫克歇尔-奥林式的专业化阶段,知识资本禀赋更丰富的国家在产品生命周期更长、创新成本相对更高的行业中表现出比较优势。通过进行一系列的稳定性检验,我们的实证结果是可靠和一致的。

       本文有助于理解产品生命周期在塑造国际分工专业化与贸易比较优势中的作用。本文通过比较优势和模仿风险两个方面强调了其对各国研发活动决策的影响。由于研发创新对一国经济的长期发展至关重要,本文的研究结果表明,制定产业政策时也需要充分考虑产品生命周期这一重要因素。


       原文发表于Review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s,参考文献引用范例:Xiaoping Chen, Yuchen Shao,“Product Life-Cycle, Knowledge Capital, andComparative Advantage”, Review ofInternational Economics, Volume 28 (1), 2020, Pages 252-278.